九州体育-女研究生蹦床馆内摔成“完全性截瘫”,现场无明确安全提示

一个风华正茂的90后医学女研究生,正当全家人都对她的未来充满期待之时,意外却来了——

琪琪躺在医院病床上

事发

玩“人体炸弹”时,头朝下摔入球池

5月25日晚上6时许,琪琪和男朋友小王、表哥小鲁相约一起到平山路九里山北 “幻影星空”蹦床馆去玩。

三人购票后进入游乐场,换装后即开始游玩。

小鲁事后说,当时馆内没有安排观看任何培训视频,无人告知游玩注意事项,他们也没看到一处明显的安全提示。

18:40 ,三个年轻人准备玩一个名叫“人体炸弹”的项目。据小鲁回忆,当时一位40岁左右的女性工作人员向他们简单地讲解了下玩法:场地有一个高大的气垫,站在高处的人用力蹦,另一端躺在低处的人就会被弹入旁边的海洋球池中。

“她教了我们一些动作,但并未告知这个项目的危险性,也未让我们采取任何防护措施。”小鲁说,他和小王反复向工作人员确认是否安全,得到的答复是“大家都是这样玩的,没事儿”。而且在弹跳的时候,他们都是得到工作人员示意后才开始跳的。

从小鲁事后拷到的视频可以看出,小鲁被弹起的时候很安全地进入了球池,小王上去后没玩,随后琪琪躺了上去,小鲁和小王到上面去跳。但琪琪被弹起的时候,头朝下猛地摔进了海洋球池内,当场动弹不得。小王先上前扶起琪琪,小鲁随后也上前查看,两人一起把琪琪抬了上去。工作人员一直在场指点,但视频中听不见她说了什么。

琪琪摔伤后被抬出海洋球池

小鲁说,琪琪当时就说她胸部以下都没有知觉了。大家都非常担心,工作人员立即拨打了120,并通知老板,“现场工作人员并未做出任何急救措施,只是简单询问琪琪是否活动开了?还说大家都是这样玩的,以前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。”

救治

诊断为“完全性截瘫”,患者没有医保

当晚,120救护车将琪琪送到了徐医附院,蹦床馆老板刘女士夫妻也驱车前往。后来他们选择到仁慈医院救治,老板说帮不上忙就回家了,并声称他们已经买了保险,保险公司会负责赔偿。然而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到医院拍完照就走了,告诉小鲁说赔偿款不可能直接给他们,而是要先支付给投保者。

直到次日凌晨00:30,琪琪终于被送进仁慈医院手术室。手术很顺利,琪琪在重症监控室躺了三天后转到普通病房,然而现在胸部以下仍然没有知觉,医生的诊断结果是“完全性截瘫”。

管床医生周蒙恩大夫说琪琪伤势很重,手术很顺利,但后期康复治疗阶段会很漫长,费用也不好估量。

小鲁非常为表妹担心,姨父母都已退休,收入不高。琪琪是学医的,因成绩优异被学校保送研究生,毕业两年来一直在医院实习,正准备找一份正式工作,目前没有职工医保和居民医保,也没有购买个人保险。入院短短5天,医药费就花了10万多元,蹦床馆老板只送来5000元钱。但是,后期康复治疗费用还有很大缺口。

“琪琪学的专业就是神经内科,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。但她很坚强很乐观,同学也都来看望她了。水滴筹上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人献爱心,一天时间就筹到了近30万。”小鲁说,他们家人打算通过法律途径维权。

律师

蹦床馆应该承担主要责任

5月30日下午,记者来到幻影星空蹦床馆,大红色的外立面非常醒目,门口还摆放着几只庆祝开业的花篮,玻璃门上贴着“暂停开放”的通知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负责人说,现在暂停开放是因为要进行消防改造和培训。蹦床馆5月20日才开始试营业,5月25日发生了消费者摔伤的事故。其实每位消费者购票时都签了安全协议,要求听从安全员指挥。事发时,安全员已经指出琪琪动作不标准,提醒他们不能玩,但他们还是跳了。蹦床馆购买了保险,可以用保险支付医疗费用。如果对方起诉索赔的话,他们会积极配合。

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刘茂通主任认为蹦床馆作为经营场所,对消费者有安全保障义务,应该进行明确指导,并告知风险或作出安全提示 。消费者作为成年人,也应该能够对其中风险作出判断。因此在这起事故中,蹦床馆应该承担主要责任。双方责任的具体划分,根据各自提供的证据由法院判决。

小编网上搜索发现,因蹦床引发的伤害事故并不少!

蹦床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,尤其是到了最低点向上弹起,人处于超重状态,冲击力大,极易发生危险。在玩耍时,一定别忘了保护自身的安全!